修法之道即是治病

曾经遇到有人说“你有病”,那是在骂人,我肯定会生气。现在看来,这却是一句提醒,确实应该感恩对方。“病者想”是《道次第》“六种想”中最关键的认识,有没有认识到自己是轮回中的重病患者,决定了其它五种想是否能够建立,也决定了是否真正踏上修行之路。

这大概是第五次学习该内容了,对于内容可谓是理论上的熟悉。之所以说是理论上,是因为落实到心行的确实很少。特别对于病者想,要建立起来非常不容易,自己大概经历了几个阶段。

一、虽然学到这一课,但事实上并未建立病者想,只是对于法的神秘性,有非常大的兴趣。因此,学习的热情非常高,收益似乎很大。但这样的兴趣随着修学的深入,也逐步减弱了。如此,修法似乎也就缺乏了一些力量。

二、由于整个《道次第》至少学过一遍了,对于法也就有了一个整体的认识。一方面能认识到病者想的重要性,并能生起一些相应心理;另一方面确实也体会到,第一遍学习“生起病者想”确实有难度,因为病者想也是有基础的。

这些基础的心行大致有:对于暇满人身的珍惜之心,念死无常及三恶道苦的恐惧之心,深信因果、轮回的真诚之心,以及对三宝、导师的真实信心。缺乏其中任何一个,病者想就难以真正建立起来。而对于“正法起久住想”,也需要在前面的基础上,对众生的苦有真切感受,切实希望正法能长久住世,利益到一切有情,并生起荷担如来家业的承担之心。

三、修学的深入,让我对于身心的观察更加具有觉知力,对于自己的“家当”有了更清晰的了解。此时,对于病者这一认识就有了更深刻的体会。因为,此时不仅能观察到自己的身心活动,而且对于很多身体的感受和内心的活动,能看到自己的无能为力。明明知道痛苦,还不由自主;明明会带来苦果,还一如既往。那种无力感真是让人对于自己有些失望。此时的“病者想”就很实际,就立足于当下。修法是为了对治身心的问题,如此修法也就进入一个新阶段,一个目标很明确的阶段。一切的问题都是在如何对待当下的身心,当下的问题解决不了,未来也解决不了。修行也就真正确立了其核心。

四、随着正见、正念的强大,身心的活动不仅能观察到,并且已经具备了一些对治能力。似乎很久都没有过大情绪了,小情绪生起也会很快被对治。即使从来没有想过就要解脱了,但内心警惕之心开始松懈,病者想的心行又会退到模糊的边缘。却也并不会因此而感到警醒,不知道是自己处理情绪的能力强了,还是修行实际上已经退步到麻痹的状态。学习《道次第》之前导师就开示:这份无所谓,最后会害了自己。病不是没有,最可怕的是,把自己当作是医生了。

现在的自己就是在这个阶段,反思自己对法的态度,似乎离标准越来越远。而烦恼真的就可以对治吗?事实上却相反。由于自以为是,对烦恼的关注度就会降低,烦恼增上的机会就越多。特别是去年似乎灭绝的烦恼,最近又重登心灵的天空。在烦恼中,嗔心最容易被认出来是烦恼,贪心却往往会被认为是自己修法的“善果”,麻痹内心的概率非常大。我自己就是如此,无论是世间的名闻利养,还是出世间的修行,对于我这个凡夫的生命来说,都是贪著的对象,以此增加凡夫系统的优越感,并逐步以解脱的名义走向轮回。

修法之道,本是治病之道。凡夫的生命本来就是三毒重病,有病不治,自招苦果。而对于修行来说,不同的阶段,有不同的症状。有些症状常常伪装成“修行的成果”,本质上却是三毒的体现,不仅导向轮回,还毁灭修行!

佛陀说:此是苦汝应知,此是集汝应断,此是灭汝应证,此是道汝应修。